西北野战军空前大捷,旧日的国民党黄埔一期抗日名将战胜,捡手榴弹自炸
西北野战军空前大捷,旧日的国民党黄埔一期抗日名将战胜,捡手榴弹自炸

日期:2020年09月24日 11:13:31
作者:张社卿 李涛

▲彭德怀在西北前哨指挥所1947年8月18日,西北野战军在司令员兼政治委员彭德怀的带领下建议沙家店战争。战至20日傍晚,消灭胡宗南部三大主力之一的整编第36师6000余人。沙家店战争成为西北野哉军转入战略反扑的转折点。战争完毕后,毛泽东来到野战军司令部,快乐地说:“胡宗南是个没有本事的人,阴恶狠毒,志大才疏。他那么多戎行,打咱们没有一点方法!”胡宗南被毛泽东的“蘑菇”战术搞得焦头烂额,几十万大军在陕北的黄土高坡上被只要3万人的西北野战军牵着鼻子走,百战百胜,早就没有半年行进占延安时的豪情壮志了。目睹自己的部队被共军一口口吃掉,才半年不到就丢失了2万多人,胡宗南真是又心痛又惧怕。鉴于手里能够机动的部队越来越少,持续对陕北共军建议全面攻势已不实际,胡宗南冥思苦索,终究决议由攻转守。10月,胡宗南从陕北、晋南抽调所部整编第1、第30、第36师至潼关及其以东区域,采纳关键机动防护的战术,据守延安、洛川、宜川各关键,阻挠西北野战军南进。布置完毕后,胡宗南即从延安回来西安,将陕北的烂摊子一股脑儿丢给了整编第29军军长刘戡。▲解放军西北野战军某部向敌人建议进攻刘戡,字麟书,号三寿,湖南桃源人,黄埔一期生,国民党陆军中将。1923年,年仅17岁的刘戡考入长沙陆军讲武堂,次年入黄埔军校,与徐向前同学。结业后,刘戡参与北伐战争,因作战骁勇,屡立战功,官运亨通,由排长迭升至旅长。28岁时即授少将,一年后又提升中将,在黄埔一期生中都是极为罕见的。1933年头,刘戡升任第17军第83师师长,随卫立煌“围歼”鄂豫皖苏区。在战争中,刘戡右眼被流弹射中,去除眼球后配上假眼,自此便有“独眼龙将军”之称。这一年,刘戡率部参与长城抗战。他指挥的第83师是第17军中配备最好、战争力最强的一个师,有1万多人,清一色的德制兵器,战士都佩带德军M35钢盔,被称为“德械师”。3月14日,第83师在南天门与日军打开激战。日军第16旅团在飞机、坦克、重炮的保护下建议张狂进攻。第83师依托工事拼死反抗,战争惨烈无比,刘戡乃至将卫生兵、伙食兵都组织起来投入战争,而日军也死伤沉重,被逼从马队第4旅团抽调部队声援。战至4月28日,第83师因伤亡过半、阵地被敌悉数炸毁,抛弃南天门。就这样,日军耗时1个多月、以2000余人的巨大价值,在南天门只是行进了600米。风华正茂的刘戡见部队折损过半,痛心之余竟拔出手枪要自杀殉国,被顾问长符昭骞等人夺下了枪支。1937年七七事变后,刘戡率部参与忻口会战,重创日军。战后,刘畿提升为第93军军长。1940年头,刘戡率部驻防阳城,关闭陕甘宁边区。时任军部顾问长的魏巍是中共地下党员。在魏巍的力劝下,刘戡合作八路军建议的“百团大战”,控制日军,并以军用物资接济八路军。不久,魏巍被军统间谍揭发。蒋介石、何应钦两次电令刘戡,假借调魏巍到中心练习团受训为名欲除之。刘戡珍惜魏巍之才,一面电复蒋、何,以“前哨作业繁忙,不能脱离”为由,恳求缓调;一面将此事奉告魏巍,并赠以马匹供其潜赴延安。临行前,刘戡设宴饯别。席间,刘戡说:“我与魏顾问长多年同事,情同手足,现在因思维不同,他要离去,也款留不住,只好分别了。”并表明“我能够确保,在抗日期间,我坚决抗日,不打内战。抗战成功后,假如国共两党争全国,我还要为三民主义奋斗到底,希望咱们日后不至在战场以兵戎相见。”蒋介石得知此事,龙颜大怒,吊销刘戡军长之职,赴陆军大学受训。后在胡宗南的恳求下,蒋介石从头重用刘戡,任第36集团军总司令。抗战期间,刘戡率部身经百战,屡次重击日寇,被誉为“出色的抗日将领”。前史给刘戡开了一个天大的打趣。当年的一句谶语竟真成了实际。1946年春,刘戡赴陕西任第37集团军总司令。同年秋改编为整编第29军,出任军长,驻防洛川、泾阳、潼关、耀县、天水等地,作为胡宗南集团进攻陕北的主力兵团。此刻的刘戡再无抗日战场上的勇敢和豪放,屡屡遭解放军的痛击。1948年头,西北野战军依据中心军委关于以主力转至外线作战的指示,彭德怀决议向延安、宜川线反击,得手后再向该线以南、渭水以北进击,以树立渭北依据地,消灭胡宗南集团主力和调集其在潼关及以东的部队回援。面临其时敌军布置,彭德怀判别:若先攻夺延安,虽在政治上影响大,但延安守敌有4个旅,依托巩固设防及交通运输便当条件,以逸待劳垂死挣扎,会构成僵持不下的局势;而宜川守敌只要2个团,军力单薄,我军背靠陕甘宁解放区,便于举动和后方供给,第2纵队可随时西渡黄河,敏捷参与作战,且能取得晋南解放区的直接支援。再者,我军进犯宜川,敌必会驰援,时值冬春之交,没有冻结,援军不宜在运动中构筑工事,利于我军围歼。据此,西北野战军决议建议宜(川)瓦(子街)战争,以一部军力进犯宜川城,会集主力消灭洛川东援之敌,此后攻歼宜川守军,从而解放黄龙山麓各乡镇,克复延安,使陕甘宁与晋南解放区连成一片。▲西北野战军某部占据宜川城彭德怀判别,我军进犯宜川城后,敌人声援的路途可能有三条,但可能性最大的是从洛川的永乡、黄龙的小寺庄和瓦子街到宜川县城。据此作出布置:以2个纵队进犯宜川城,以3个纵队分别在挨近宜川城的三条大川里设防。不管敌军走哪条路途,都先放其深化,然后以1个纵队断敌退路,其他纵队两翼夹攻,对敌施行围歼。2月22日,依照战争布置,第3纵队司令员许光达、政治委员孙志远和第6纵队司令员罗元发、政治委员徐立清率部向宜川方向进犯行进。第1纵队司令员贺炳炎、政治委员廖汉生和第4纵队司令员王世泰、政治委员张仲良率部进至瓦子街以北指定地域集结,待机打援。第2纵队司令员兼政治委员王震率部由禹门口强渡黄河,击退守敌保安第6团后,向宜川西南圪台街区域开进。宜川守将整编第24旅旅长张汉初不知所措,连电胡宗南和刘戡呼援求救。胡宗南一面严令据守宜川县城,一面急令刘戡指挥整编第27、第90师共4个旅2.4万余人,当即沿洛川至宜川公路,经小寺庄、瓦子街轻装驰援宜川。29日,大雪仍下个不断。清晨2时,西北野战军第1纵队在瓦子街以西向刘戡所部后卫建议进犯。至6时占据瓦子街,并以一部军力占据瓦子街以南高地,关闭了敌军回撤的路途。时任国民党军整编第27师师长的王应尊回想道:正面进犯抑扬,后方瓦子街已被堵截,三军处于晦气位置。因而,我向刘戡提出终究建议,建议乘在公路南侧没有发现状况之前,当即向黄龙山撤离,变内线为外线,以解宜川之围。刘戡深知境况风险,赞同了我的定见,并对我说:“要得深夜12时今后,才干举动;天降大雪,路途泥泞,等咱们走完了,恐怕你的部队走不出去,由于你的部队正在前面打,必然你要担任保护,走在终究。”我其时答复他说:“我走终究没有关系,充其量丢失一部分部队,主力是没问题的。”所以他即叫顾问长刘振世寻求整编第九十师的定见。孰料整九十师师长严正因腿部有伤,通过数日行军,深感疲困,抵达后即入了梦乡;顾问长曾文思接得电话,僵硬地对刘振世说:“仗还没有打,就想跑,这种仗咱们还没有打过。”刘振世见话不投机,要我与严正直接商议,后我曾两度打电话,都未找到严正。及至深夜,整二十七师所担任之正面,全面发生了战争,整九十师的正面也有了状况,该师六十一旅亦由前方溃退下来,并遭受了丢失。至此,遂构成了刘戡三军被围住的局势。刘戡做梦也没有想到,围住不成,自己反倒身陷重围,当即指令严正派1个团抢占瓦子街以南高地,以防后路被共军堵截。客观地讲,这个战术判别很精准。许多年后出书的《中国人民解放军榜首野战军战史》中写道:“如不敏捷堵住这一缺口,将给敌留下围住窜逃的路途”。所以,两边环绕这个高地打开了殊死抢夺。小小的阵地上,两边死伤超越千人。西北野战军第358旅第714团团长任世洪、顾问长武治安,国民党军第53旅副旅长韩指针、第158团团长何怡新均战死在此。在这场触目惊心的苦战中,第714团打出了一个只剩13个人的“硬骨头六连”和一个挂彩11处、接连刺倒7名敌人的战争英雄刘四虎。终究,第714团占据了高地,“封住了敌军南逃的仅有缺口,为全歼援敌发明了条件”。3月1日晨,西北野战军主力已将敌4个旅压缩在乔儿沟、丁家湾、任家湾之间狭小区域内,构成铁桶围住之态势。战至16时,公路两边阵地均被西北野战军占据,敌军悉数被压到瓦子街至丁家湾相距10里的川道里,溃不成军,四处窜逃。刘戡虽亲临督阵,终不能拯救败局,坐落乙庄寨的指挥所也被攻破。至17时,战争完毕。国民党军第90师顾问长曾文思回想道:刘戡在乙庄村寨里要自杀,被刘振世夺了手枪,后采逃出村寨,跳下土坎,刘振世在前,刘戡在后拾了一颗手榴弹自炸毙命。2日晚,攻城部队乘胜对宜川城建议总攻,至3日8时,霸占该城,全歼守军。此役,西北野战军消灭胡宗南部1个整编军军部、2个整编师师部、5个旅共2.9万余人,其间毙伤7500多人,俘虏整编第29军顾问长刘振世、第27师副师长李奇亨、第90师顾问长曾文思等以下21000多人。第90师师长严正、第31旅旅长周由之、第47旅旅长李达等被击毙。第27师师长王应尊、顾问长敖明权,第53旅旅长邓宏仪、顾问长宫润章,第61旅旅长杨德修等被俘后,乘夜暗紊乱之机逃脱。这是西北野战军转入战略进攻后的榜首个大胜仗,粉碎了胡宗南集团阻挠西北野战军南进的妄图,取得了西北战场上的空前大捷。